当前版:07版
发布日期:
一座温暖的小城

梁红梅

  想从中国的地图上寻找镇巴,还真是不容易。
  喜欢镇巴的理由很多。喜欢她高高的山梁,四季不一样的景致,喜欢她香溢满口的腊肉,喜欢她余音绕梁的山歌调子,喜欢她的简洁、安静,喜欢她的亘古沧桑,千年积淀,生生不息,然而,这些都不是她的真面目。
  我心里的镇巴,是朴实温暖的烟火人间。
  1995年5月,因为爱情,我千里奔波来到这座小城,并渐渐喜欢上了她。
  小城小巧玲珑,开车几十分钟就可以看完全貌。泾洋河自南向北穿城而过,西边是巍峨的黑虎梁,东边是俊俏的安垭梁,随手舀了泾洋河的水,泡一杯仙毫青茶,惬意地流连于彩虹桥上看河水安静流动,白鹭翩翩起舞,孩子们嬉笑追逐,老人们颌首微笑,眉眼里全是慈爱。
  小城有一条青石板铺筑的半边街,古色古香、安静整洁,秋天没有落叶,冬天没有寒冰,春天没有灰沙,夏日阵雨刚过,便能穿着布鞋行走而不湿脚。每天上下班我都经过,久而久之便和小街上的人、狗、猫、老屋,甚至是石板路缝隙间开出的小花簇成了朋友。
  每天上班,老人们总会微笑着对给我道句:上班啦。
  每天下班,半边街一位老人养的仔仔狗总会站在街角摇着尾巴迎接我,尽管我的白裙时常被它的小黑爪子弄得不成样子,但满街上都能听到我们发自内心的欢笑声。
  小城千般好,而我最喜欢的却是新街43号,这也是除了家,我在这座城市最依赖的地方,我的单位——镇巴县人民医院。
  1995年5月,我从玉树正式调入这所医院。
  25年的光阴,足以让一个外乡女子把单位当做自己的娘家;25年的光阴,我从一名普通护士成长为一名宣传工作者,虽在成长的过程中哭过,委屈过,也饱尝过太多人情冷暖,但都抵不过单位给予我的温暖。
  2000年,6岁的儿子因病需要做手术,一月仅有600多元的家庭收入实在难以支付那2万多元的手术费,那个年代,没有医保,没有属于自己的房产可以向银行贷款,唯一可以求助的,就只有单位。
  当单位领导、同事了解到我的困境时,他们没有因我是外乡人而冷漠我,纷纷向我伸出了一双双温暖有力的手,拉我走出生命的泥潭,一路向阳披荆斩棘。
  光阴如梭,一转眼在镇巴待了25年有余。于我而言,这是一座简单却又温情的城市,她没有多少风景名胜,没有多少厚重文化积淀,然而,一朵花有一朵花的姿态,一座城有一座城的风情,就是这样看似普通的一座小城,却牵扯着我心里多年来难以言说的情愫。
  经过了岁月洗礼,如今的镇巴,高楼鳞次栉比,高速公路绕城而过,颇有些气魄了。小城居民在茶余饭后,即可以在引以为豪的民歌广场、红军广场、苗乡广场、巴山广场上,跳完一曲又一曲舞蹈后,骄傲地对比着大城市的某个地方。而不消10分钟,又可以来到田野中,继续欣赏炊烟袅袅,阡陌纵横,或者回望小城的朦胧夜色。
  一直相信,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座城,那里生长着一片属于自己的原始森林。
  对我而言,儿子的一声老妈,先生的菜板肉,闻香垂涎的皮皮狗,好友们的贴心牵挂,半边街老张餐馆的浆水面,农贸市场的贺家面皮,水井街的黄家菜豆腐,武营街的马家小笼包连同城外罗家河的九龙潭、草坝的云海、星子山的雪、梨子园的瀑布、渔渡的玉溶洞、青水的胡氏庄园、巴山林的天坑、碾子的牌坊……都是治愈我乡愁最好的良方。
  在镇巴的这些年,我去过很多繁华的大城市:香港、深圳、广州、重庆、青岛……但我更喜欢镇巴,一座温暖的小城。无论岁月如何侵蚀打磨,无论风雨如何冲刷洗礼,镇巴在我心中永远如初识般纯净、美好、温暖。

陕ICP备11008713号 汉中日报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s 2013-2014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