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版:07版
发布日期:
十五颗糖果
  

梁红梅

  自从爸爸离世,家里的经济一落千丈。每当年关临近,母亲总是愁眉不展。
  老街时常是被我眷顾的场所,尤其是透过记忆的光晕看过去,那一街色彩斑斓,充溢着香甜味道的糖果啊,总让我心驰神往,怔怔发愣,移不动脚步。我深知,过年买糖果对我家来说,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情啊。
  尽管如此,年,并没有因为我们的贫穷而远离我们,在我和姐姐的翘盼中,在母亲的忧伤中如期而至。
  家里和往年一样,没有红灯笼,没有红对联,更没有我所渴盼的糖果,只有简单的年夜饭和母亲焦虑、忧伤的眼眸。
  年三十就这样在沉闷中缓缓过去,一觉醒来已是大年初一,阳光暖暖地透过窗棂,折射出一束金色的光芒洒向我的床头。无论母亲面对年是多么难过,作为孩童的我是欢欣的。
  穿上母亲一早为我准备的小花衣服,我的心情并没有因为没有新裤子匹配而受到影响,站在家门口的桑葚树下,仰望天空,尽情享受阳光,那一刻我是幸福、满足的,毕竟年、阳光并没有舍弃我们,毕竟我还有母亲、姐姐无微不至的疼爱!
  正当我独自享受阳光时分,一阵欢声笑语打破家门口的宁静。
  转过身,只见街坊邻居拥簇着一位年约三十多岁,衣着华贵、画着淡妆、面容姣好的女子正浅笑盈盈,站在我家门口与母亲把手寒暄。看见我独自站在桑葚树下,那女子忍不住问母亲:“是梅儿吗?”母亲一边含笑点头,一边朝我招手,示意我过去。
  走到母亲身边,那漂亮女子从随身的提包里,掏出一大把色彩艳丽的糖果往我手心、口袋里塞。我虽欢喜,但没有母亲的允许,是万万不敢要的,抬头眼巴巴地望着母亲,渴望得到她的许可。一向要强的母亲被我渴求的眼神融化了,点头默许我收下这些糖果,后来才知道,送我糖果的是在县城工作的远房二姑姑。
  二姑姑离开后,我立刻拉着母亲、姐姐的手走进屋,欢快地将糖果倒在桌上。昏暗的小屋、斑驳的木桌上,母女三人怔怔地望着,那裹着糖果的蓝色孔雀锡箔纸张发呆,谁也舍不得去碰触,谁也舍不得离开,蓝色的锡箔纸亮光闪闪,似乎把母亲的沧桑与岁月磨损的痕迹涂抹在了一起,显得格外的忧伤,空气里却又散出一些甜蜜、苦涩的清香味道,无声地滋润着我们。
  那些小小的糖果,在清冷的小屋里散发出灿烂夺目的光芒,又一次将母亲浓浓的忧伤点燃,看见我的欢欣,母亲忍不住流下了心酸的眼泪。
  趴在桌上,我小心翼翼地一颗一颗地数着,看着,那散发着香甜、温暖的糖果。在我眼里,它们是那么饱满、晶莹、剔透……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念书,长大后给母亲买好多好多这样的糖果,让母亲的后半生在蜜糖的滋味中度过!
  多年过去,已记不清那一年我几岁,但糖果的数字却一直铭记在心,整整十五颗啊,母亲将十五颗糖果收起来放在抽屉里,每天分给我和姐姐一颗,自己却舍不得剥开一颗尝尝糖果甜甜的味道。
  那十五颗糖果,在那个凄寒的春节一直伴随着我,温暖着我,以至于每次吃完糖,我连糖纸都舍不得扔掉,夹在书本里芳香着我、激励着我。长大后,经过许多城市,每到一个城市,总会去市场寻找当年给我无数温暖、甜蜜的蓝色孔雀锡箔纸包裹的糖果,遗憾的是,寻寻觅觅多年,终归还是无果而终。
  岁末,收拾家,翻出盛装糖果的精美盒子,不曾想,打开后,发觉去年买的糖果竟然丝毫未动,忍不住叹息。一旁的先生不知我内心的难过,担心过期,催促我倒掉。
  数着、触摸着这些包裹着华丽外衣的糖果,忆起童年旧事,心如刀割,只是低头拼命地,一颗一颗去寻找保质期……眼泪最终还是淹没了回忆。

陕ICP备11008713号 汉中日报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s 2013-2014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