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07版
发布日期:
妈妈来之前
  妈来之前,我把米桶的米储满,把孩子的牛奶增加几个品种,把先生的白衬衣洗得白白净净,甚至最好还能让冰箱里有一碗吃剩的粉蒸排骨,或者剩一碗冰镇银耳汤……我提醒自己尽快做好这一切,让妈看到的是她理想中的衣食不愁的幸福小家,不给妈留下任何担忧。
  这不是一场走过场的上级对下级的检查,也不是一场下级敷衍上级的伪装。多年来,在妈来我家的路上,我对照妈的喜好一点点修炼自己,矫正自己,揣摩着孝敬妈的最好方式——不让妈为我担忧。
  曾经,妈来我家时,米桶没米,水瓶无水。那段日子以工作忙为借口,懒散的生活习惯开始蔓延,将一家人的饮食全部安排在外或者在单位食堂对付,家只是一个旅馆。同时也自以为接受了先进的生活理念:做个新时代女性,崇尚简单、自由。妈来了她没有批评我,她到超市去买米,把米桶装得满满的;她准备了热水、凉白开,让我们想喝啥有啥。
  妈回去后,父亲给我电话:“你妈自你家回来,总惦记你。她说担忧你这担忧你那,比没去你家前更惦记你。”说实话,妈不来的日子,我们按自己的生活方式生活得很好:简单、惬意。我甚至责怪妈的老古董思想,一辈子太恪守传统妇德,把自己累得不行,我万万不要承袭她的生活方式,因对儿女婆婆妈妈的牵挂担忧而将自己弄得琐碎不堪。
  后来,我做了母亲,与妈的身份相同。原以为接受了高等教育的我一定比妈高雅很多。没有!在对孩子的爱上,我和妈一样庸俗实在,琐碎麻烦。转眼,女儿上五年级了。因为有了自己的思想,很多事开始与我产生分歧。我让她多装几支铅笔备用,她说,够了,万一不够就在学校门口小商店买,有钱,怕啥?这和我抵制妈把米桶的米装满是一个道理。我记得对妈也是这样说的:有钱,随时都可以买,米桶无米又何妨。我让女儿将雨伞带上,女儿说:这不是晴天吗,你以为会下雨?我好像也这样顶撞过妈:别往我包里搁针线包,哪有扣子经常掉的?我想女儿淋成落汤鸡的时候,她也许会意识到母亲的爱是一把雨伞,虽然带着较重,但是晴能遮阳,雨能挡雨。当我恰到好处地用妈给备用的针线包救急时,我能明白,妈对我的爱是涵盖了所有可能出现危急情况的预案。按妈的生活方式生活,虽然累了些,但是受到的伤害一定最小。
  有时,我也反省自己,要与时俱进地爱女儿,那些老套的传统的爱可以改进,就如我骨子里反对老妈总是要我时刻保持备荒:将米桶储满米。那天,女儿很轻地对我说:“妈妈,我以后都会将自己的书包准备得很充分,不给你留下一点担忧。思想品德老师说,爱母亲就是别让母亲为你担忧。”
  不让母亲为我担忧。妈的年纪越来越大,想转变妈的观点越来越难。我想,顺从妈的意愿也是一种孝顺。

(李晓琦)


陕ICP备11008713号 汉中日报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s 2013-2014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