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07版
发布日期:
爬 山
叶志俊
  退休在家,日里替夫人经营一个小店,觉得孤然、乏味。再说长期静坐很不利于养身,于是,很想融入自然,置身运动当中。人入暮年,时光匆过,稍不留意,就过完一生。期间,如果身体出点麻达,腿脚不灵便,寝食难安,耳聋眼花,终身与药罐陪伴,钱花了,命买不来,到头来是人钱两空,债台高筑,空悲切。如此坐以待毙,不如趁早锻炼。想到这些,我萌生一念,天天爬山,呼吸新鲜空气,把自己融入晨色中去,放眼远眺,感应自己丢在山谷里的回声,如此天天,岂不快哉!
  意念一定,我便天天晨练,日日爬山,扑进晨光,拥抱自然。
  爬山实乃一件美事。一个人行走在雾色弥漫的山路上,四野静得出奇。特别是这春日的爬山之旅,一路花香,一路鸟鸣,它们像一路夹道欢迎的童子向我问安清晨的爽惬。特别是林子里不见鸟儿,但鸟儿的各种清脆的婉鸣像是这春天里撒落的珍珠击起的回音。我想这些鸟儿一定是在分享它们昨晚惬意的梦境,不然咋会七嘴八舌,口若悬河,说个不停?山花是我幸遇的第二个朋友,那些野樱桃花,野桃花,甚至是叫不上名字的路边匍匐的各种小花都在清晨的露水中向我摇曳着好看的笑脸,都在怒放着她们生命的本色,这让我的心一下年轻了许多。
  在一条山沟里,原本静默了一冬的山溪突然有了潺潺流淌的声音,山溪一下活了,那一涧清流从一处断层上飞身一跃,就挂起一匹好看的万缕织起的白练,给这个早春匹配上生命的又一处亮色。溪水明显上涨,好多鹅卵石都被春水淹没。我突然想到这是春潮涨溢,春天里的必然景观。春溪年轻了,春溪精神了,我的心里也沸腾了,这得感谢春天。
  鸟瞰山下,大山相互缠绕的一块山间平坝就是我的村庄。带子一样的乡村公路像舞蹈演员手中抛出的白绸在山间缠绕起来。红瓦白墙的小村在一片桃红梨白的鲜花中静沐,被一片金灿灿的油菜花海包围着。我的村庄在一片花海中年轻了,娇艳了。
  近处的桑树园,枝条刚刚修剪过,绿色的芽包正在吐露新叶,不日就会是春风里的一片新绿。这几天,村里人正在桑园里除草、施肥。这是村上的产业园,相信在不远的将来村上的产业就像这正在发芽、长叶、抽条的桑树一样在立体农业的春天里形成一种蓬蓬勃勃的态势。这时,我看到一些村民背着化肥,扛着锄头正迎着一抹晨光躬身向山上走来。
  此刻,我的耳畔飘起一首好听的《谁不说俺家乡好》,不知不觉,我竟然在晨光四射的山坡上也兴奋地哼唱了起来。

陕ICP备11008713号 汉中日报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s 2013-2014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