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07版
发布日期:
跟随陆游来汉中访古探春
高敏
  “我行山南已三日,如绳大路东西出。平川沃野望不尽,麦陇青青桑郁郁。地近函秦气俗豪,秋千蹴踘分朋曹;苜蓿连云马蹄健,杨柳夹道车声高。古来历历兴亡处,举目山川尚如故。将军坛上冷云低,丞相祠前春日暮。国家四纪失中原,师出江淮未易吞。会看金鼓从天下,却用关中作本根。”
  宋孝宗乾道八年(1172年)三月,陆游应四川宣抚使王炎之邀,离夔州通判任,赴南郑(今汉台区)在其幕下任干办公事兼检法官一职。王炎一到任就将宣抚使的治所由原来的益昌(今四川广元市西南),移至南郑,这是因为他考虑到“帷幄制胜,汉中为便”。迁治南郑,是为了适应抗金形势的需要,也确实表现出王炎进军的决心。三月初的一天,陆游初抵南郑,便在山南道上信马由缰,只见如绳般笔直的东西大道漫延无际,周围沃野千里,麦陇青青,桑林郁郁,男耕女织,富庶淳朴,苜蓿连云,杨柳夹道,车来车往,气象更新,于是一扫赴任途中思乡愁绪,壮心萌动,欣然提笔写下开篇这首脍炙人口的诗作《山南行》。
  《山南行》是陆游到南郑前线后的第一篇诗作。诗中不仅描写了南郑的自然景物、风土人情以及重要地理位置、军事地位,还暗示他意识到了南郑作为抗金前沿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因此唤起了其对于抗金战略的思考,对收复失地充满必胜的信心,表达了对于当朝时政、军事的看法,体现了满腔的报国情怀。初到前线,亲眼看到南郑平川沃野、桑麻遍地、民风豪爽、气俗雄健,内心非常振奋,陆游不禁对收复中原充满信心和期待,并从而改变了自己以前所持有的军事策略,认识到从江淮出师并不易于完全消灭金兵,而以关中为根据地,向东收复中原更为可行。从历史文化角度看,南郑是一座古城,本为古今兴亡之地,胜迹煌煌;从地理形势上分析,南郑北瞰关中,南蔽巴蜀,东达襄邓,西控秦陇,军事地位极为重要。宋室南渡后,南郑更成为西北国防前线、宋金必争之地。到此后,登韩信将坛、谒武侯祠庙,拜将坛上冷云低垂,似乎在缅怀当年韩信登坛拜将、辅佐刘邦成就一代帝业的荣光;武侯祠笼罩在暮春的余晖之下,诸葛亮北伐中原、六出祁山,屯兵南郑的史迹历历在目。于是,陆游想到了南宋的现实:宋朝失去中原已经40多年了,从江淮出师北伐中原,屡次遭受挫败,实在不是一条必胜之道。看来如果要恢复中原的话,就要以南郑为根据地出师关中,再由关中东出。这种战略构思,既与南郑的史迹相合,也是对南宋恢复中原军事行动的反思。因此,陆游爱国激情与恢复中原的壮志益发高昂,开始积极谋划进取之策。《宋史》本传:“王炎宣抚川陕,辟为干办公事。游为炎陈进取之策,以为经略中原必自长安始,取长安必自陇右始,当积粟练兵,有衅则攻,无则守。”由此可见,从军南郑,实为先生人生历程、创作生涯之一大转关。清人赵翼就曾说:“放翁诗之宏肆,自从戎巴蜀,而境界又一变。”
  陆游不仅以诗人的笔触更以军事战略家的眼光描写了山南之行,诗中的景物无不为其战备思想而服务,而对南郑史迹的感慨,又蕴含着一股怅然——昔日的良才已逝,南宋何时才能有如许贤才呢?然而,这并不妨碍他提出由南郑取关中、由关中取中原的战略主张。因为他知道,不管有没有贤才,山河破裂,都是需要国家民族的每一份子去尽力恢复的,正所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另外,先生在《金牛道中遇寒食》中还写道“乍换春衫一倍轻,况逢寒食十分晴。莺穿驿树惺惚语,马过溪桥蹀躞行。画柱彩绳喧笑乐,艳妆丽服角鲜明。谁知此日金牛道,非复当时铁马声。”在《南郑马上作》一诗中云“南郑春残信马行,通都气象尚峥嵘。迷空游絮凭陵去,曳线飞鸢跋扈鸣。落日断云唐阙废,淡烟芳草汉坛平。犹嫌未豁胸中气,目断南山天际横。”同样是写景状物、抒怀言志,画面感很强,也是《山南行》情感和思想的延续,诗中虽然有“迷空游絮凭陵去”“落日断云唐阙废”的慨叹,却并没有一味地叹老嗟卑、愁苦迷惘,而是用“谁知此日金牛道,非复当时铁马声。”“犹嫌未豁胸中气,目断南山天际横。”分别结句,陡然一转,豪气顿生,整首诗充满昂扬向上和雄浑开阔的格调。
  八百多年前的汉中,阳春三月,天气晴好,先生信马由缰,缓步过桥,眼前天高云淡,流水淙淙,莺啼蝶舞,风筝翩翩,柳絮濛濛,气象峥嵘,一派明媚秀丽、宁静祥和的美丽风光,不是江南,胜似江南。先生因此心情激动、精神振奋、斗志昂扬,对从戎南郑、恢复中原、驱除金人充满信心!
  八百多年后的春天,我用心品读着放翁的这些诗篇,用心感受着他眼中笔下汉中诗画一般的田园风光:春回大地,冰雪消融,山野间的色彩渐渐耀眼起来,红的、紫的、白的、粉的、金黄的,都攒足了劲,竞相开放,姹紫嫣红,明艳夺目。一场春雨过后,阳光好像过滤了一般干净,天蓝蓝的,是那般高远澄澈;初起的云还没有成团,丝丝缕缕,若隐若现;远山如黛,轮廓似有似无;近柳如烟,纤巧的媚眼儿倏忽乍现;苜蓿连片,翻波逐浪,紫云盈盈,漫水接天。农民在田地里劳作,不时有清亮的水塘和白墙灰瓦的农舍从眼前闪过,疏影横斜,水流清浅。风柔柔的,吹得杨柳嫩绿鹅黄,吹得麦浪田间翻滚,吹得纸鸢云中飞翔,吹得炊烟袅袅升起……
  我在诗句中追逐着诗人的脚步,想象着诗人满腹的壮志情怀,意欲跟随诗人一路向前,试图用浓过花香的思念填满时间的缝隙,抚平内心深处的怅惘。
  夜深人静,带着春日暖阳、满袖春风、满眼春光、满身花香和满心的念想进入梦乡。
  这一夜,我睡得格外踏实。
  在梦中,放翁先生催马信步走近我。在梦中,我得句,遂凑一首七律《天汉春早》抒怀:“寒浅春归绿染川,平畴四望袅晴烟。梅腮渐褪青牛动,柳眼微开紫燕翩。不待东君凭送雨,但闻野老自扬鞭。风光莫负今朝好,新岁调和胜旧年。”

陕ICP备11008713号 汉中日报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s 2013-2014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