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07版
发布日期:
老妈爱上了化妆

  在我的记忆里,我小时候妈妈好像从来没有化过妆。爸爸在乡里的供销社工作,妈妈在家务农。虽然说,当时解决了温饱问题,但因为养了我和弟弟两个小孩,家里的日子过得还是紧紧巴巴。
  我至今都记得,小时候妈妈给我和弟弟抹雪花膏,她总是先给我和弟弟脸上抹,手上剩下的一点点,再抹在自己脸上。对于妈妈来说,即使手上剩下的那点雪花膏,抹在自己的脸上已经很奢侈,很满足了。随着我和弟弟一天天长大,我俩都到县里的中学上学。每到星期六、星期天,妈妈就给我们去送饭送菜。有一个冬天寒冷的早晨,当我在校门口接住妈妈给我烧的梅干菜烧肉时,我第一次看到妈妈皲裂的手和脸,我的眼泪顿时就刷刷地流了下来。
  大学毕业后,我在城里找了一份工作。一拿到工资,就给妈妈买了一套化妆品。当我把这份礼物带回家时,妈妈笑得合不拢嘴。但,我给妈妈买的化妆品,妈妈一直舍不得用。那套化妆品,我差不多3个月不到就能用完,但妈妈用了3年还没有用完。
  我自己有了孩子之后,每天忙得团团转,和乡下的母亲联系越来越少了。有时候,一个月才想起来打一次电话。有一次,我打电话给母亲,接电话的却是父亲。我问:“爸,妈呢?”爸神秘地说:“你妈在化妆呢。”当时,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爸接着说,“村里现在有了跳广场舞的老人。她们每次去跳舞之前,先要在家里化妆。上个月,村里的广场舞表演队到城里参加比赛了呢。为了参加比赛,你妈一个星期都没有睡好觉。每天跳舞回来,还在家里的院子里,开着音乐播放器,反复练习参赛舞蹈。功夫不负有心人。咱村的代表队在城里得了广场舞比赛三等奖呢……”
  今年劳动节,我终于回了一趟老家。现在村里真是大变样,水清了,山绿了,路通了,农家乐搞得有声有色。父亲告诉我,现在到村里来游玩的人非常多呢。我在家的几天,老妈忙得不得了。因为要给到村里来的游客表演乡村舞蹈,我记得老妈一大早起来,给我做好早饭后,就开始在房间化妆了。老妈房间的化妆品,琳琅满目,甚至还有不少是国外的牌子呢。老妈说,村里现在发展农家乐旅游,他们乡村舞蹈队除了有出场费之外,每年还有服装费、化妆费补贴呢。
  老妈的一番话,让我感慨良多。老妈从以前的不化妆,到现在化妆成了她生活和工作的一部分,这样的改变,不正是当下农民生活改善的真实写照吗?

(周开华)


陕ICP备11008713号 汉中日报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s 2013-2014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