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07版
发布日期:
九月的雨
董安惠
  我的人生亦如这九月的雨,寂寥又漫长。我的思绪也变得朦朦而无聊,让人不得不对雨天有了抵触的情绪,开始细数雨天的不是。
  天潮潮的,地潮潮的,我的身体也潮潮的。从雨里回家,即使打了伞,也总觉得雨穿过了伞湿了我的衣、我的手、我的脚、我的脸……晚上躺在柔软的床上,也觉得床是黏黏的,很不舒服。这时自己才迫切的觉得,阳光呀,多么的美好……世界万物需要阳光的照耀。仿佛疾病、细菌、潮湿、甚至丑陋都会被照得无影无踪。也对吧,若阳光还在,潮湿就不回来。若潮湿不来,疾病又怎么生根?若疾病不生根,细菌又何处繁衍?愿丑陋被阳光照亡,忧愁被阳光照灭。那“剪不断,理还乱”的离愁不曾有过,那“凄凄惨惨戚戚”“到黄昏点点滴滴”“怎一个愁字了得”的女子快快乐乐,和和美美,让那个“撑着油纸伞徘徊在这寂寥的雨巷”的人儿成为归人吧……
  窗外,雨依旧淅淅沥沥下个不停,天地蒙蒙一片,各式的伞在雨中飘飘前行着。有的人笑着走着,有的人低头行着,或许是无奈,又或许是想接受这绵绵无尽的细雨呀。有趣的是孩子,他们没有烦恼,更不会觉得雨的不是,一个劲往雨里蹿,伞到底是在他们头顶吗?他们好像并不知道,雨成了温柔的怀抱,他们一脸稚气冲进这怀抱中游逛。我突然想回到儿时,大人的话全然不顾,无论是光着脚丫还是淋着细雨,也或冒着风险,我都一如既往踏着地上的水坑,顶着细细的雨雾,任风吹雨淋,那才是我正在过的生活……
  其实这二十一年的生活,我也是这样陪着孩子任凭风吹雨打的过着。孩子从小就生病,经常住院,三岁了也不会走路,至今也没开口说一句话。常常在旁人的议论中生活。这样的风言风语我也听习惯了,有时候也会莫名在没人的地方大哭一场。然后再去哄哄孩子,看着他漂亮的脸蛋,我又什么都忘了。他小时候我很爱带着他出门,难以预料会遇上怎样的风雨。记得去超市买东西,他忽然就把手伸进一个顾客的裤兜,幸好那时他只有五岁,顾客很惊讶,笑着给朋友说,这孩子好怪呀!我赶紧上前给人赔不是,然后拉着他离开。那时我很年轻,会觉得很丢脸,回家对孩子一阵风雨,也打过他,甚至想不要他了或者离婚一走了之。但最后一样也没做。我不知道,这仅仅是因为我是他的母亲,还是我作为一个人的责任呢?他渐渐长大,他的情况更难了,吃喝拉撒全靠我和他爸,一步也不能离开。我们所面临的风雨也就可想而知了。
  他九岁时遇上了好政策,有幸去西安的医院理疗,三个月的时间,国家的钱、自己的钱,流水一样去了,孩子的变化却非常的微不足道,但也是这一次的住院,病情才真正确定下来。但是他已经错过了最佳治疗期,他成了一个中度的孤独症患者。这种病病因很复杂,也在那时我才明白,我们之前的种种投医买药都是徒劳。但我们一路走来,一直坚持。记得我工资300多块钱的时候,他的一副中药竟需要400多块。就这样咬咬牙也挺过来了。我也不曾后悔,总想,这点风雨会过去的!
  再大一点,他的力量也大了,有时候我不让他拿的,他非要拿,有一次竟然把我推倒,碰在门框上,到现在眉上还有一块印痕,当我想打他的时候又觉得是自己的错,就这样慢慢地反复着,我也慢慢能宽容他的种种。你刚扫完地,他把垃圾又倒到地上。你刚装入柜子的衣服,他又全拉出来,拿在手上一阵乱扔。你刚泡好的茶水,他突然就打翻在地。我正要洗衣服,他就把洗衣液噙在嘴里了。你把衣服晾上衣架,转过身,他可能全扯下来扔在地上,这一切都只是在家里,习惯了之后就当作和他一起游戏了,战斗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我像是被他俘虏了。
  我们也会带着他出门,有一次,只有我和他在车站里等候,他突然要上厕所并拉裤子示意,我也不敢停留,就带他去了女厕所。我想,把门扣上就不妨碍别人了,结果一出来就被管理员训斥一通:你们这些年轻的家长,太不懂事了,这么大的孩子还上女厕所,不像话……诸如此类,我想解释,但还是在众人的眼中灰溜溜地走开了。其实解释有什么用呢?我问心无愧就好了,对于旁人,不知者不为过!我只当自己有过吧。
  人生的路上总有生命的消失,一个个生命的残存,我突然觉得只要存在着,他就是一个值得珍惜的生命,他或许还能唤醒一个社会、一个民族的良知与责任,甚至会让社会不断觉醒,不断进步。这就是存在的价值。
  雨越来越大,风吹来又有了一点儿寒意,一丝“冷冷清清”猛然冒上了心头。我祝愿那女子,三杯两盏淡酒真可“敌他晚来风急”!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雨更大了,这一天又在雨的犹豫彷徨中结束了……晚上,我躺在床上,雨滴滴答答使我的心更凉,我裹紧了被子,但我辗转难眠。披衣下床望着青青黑黑的天空,试问天空要滴泪到何时?难道要和我一样吗?心里的雨滴就这样无尽地缠绵下去了吗?二十一年的雨滴呀!也是这样一天天的滴落。想想,孩子已二十一岁了,从未叫我一声妈妈。这个孤独症患者,就这样深深地刺痛着我的心,亦如这九月的雨绵绵不绝……但我已过上了这样的生活,那就一直努力照顾着他,我想我可以一蓑烟雨任平生,但我不能说也无风雨也无晴,我还是希望走出这雨的忧郁,看见太阳……
  一场秋雨一场凉,天气慢慢凉起来了。但我依旧等待春天,等待太阳……

陕ICP备11008713号 汉中日报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s 2013-2014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