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07版
发布日期:
人终究是孤独的

燕子


  巷口的凳子上,常年坐着一个老人,天气好的时候,坐的时间长一些,天气不好,就坐的时间短一些。也没见他怎么和周围的人说话,异常安静,握着一个胖胖的保温杯。每天都来,日子久了,那个位置竟然就像是专门为他设的一样。他长久地无语地坐在巷口,来来往往的人,来来去去的车好像和他有关系,又好像和他没关系。你注视他的眼睛,周遭的世界都没落进他眼里去,落进去的又都是些什么呢?
  回去看婆,她也会盯着你看半天才反应过来,一副惊讶的样子:你咋回来了?姑说,你婆呀,也是可怜,啥都想知道,可你给她吼半天,她又聋三拐四,老给你串到一边去,说个话费劲啊。婆聋吗?怕也不全是,你大声叫婆她听不清,可儿子怯怯的一声“太太”,她又会大声响亮地回应“哎”!婆看不清听不清,却每天坚持要把电视开着,坐前面歪着头,认真听看的样子。你问她,看啥哩?她不理你。你再大声,想啥哩?她如梦初醒般,哦,哦,没啥,没啥,咋了……其实,一定有啥的吧,不过,这瞬间,她忘了。我无法切身体会96岁的婆活在怎样的一个世界里,日出日落,或者就在她各种记不住的回忆里。
  父亲再次因腹痛入院,查不出明确病因,止疼针剂也没有明显作用,又是硬硬疼够24小时才缓和。父亲脸色蜡黄,依旧倔强,实在抑制不住了才发出一两声呻吟,即使病房里开足了空调他还是因疼痛一层又一层地冒汗。我们看着着实心疼,可又无法分担,能做的只有不断的用温热的毛巾给他擦汗,用手掌来回摩挲他的后背以期多少能缓解他的疼痛。有没有好一点?父亲连回答的力气都没有,又怕我们太担心,微微点点头。下楼办理手续,一个男子坐在楼梯的拐角垂着头肩膀一耸一耸,传来竭力压抑的哭泣声。转过一层,又听到婴孩们传来的细细哭啼,一看,妇产科。
  出了楼,抬眼便见偌大的黑色夜幕上,星星零落,深深浅浅,明明暗暗,都为星辰,悲喜却不相通。人不也是这样,我们活在无数的他人中间,可即使再亲密的关系也有不能沟通的地方。经历的、承受的,那些细枝末节都是自己品尝。没有人能真正地了解你的全部想法,也没有人能真正地身临其境感受你全部的世界。从出生到死亡,同甘与共苦,唯一的终身伴侣就是自己。朋友、亲人、伴侣……遇到的所有人都不过是从自己的世界路过,他们陪你走过人生的不同阶段,然后便匆匆下车。陪伴一生,领略一生全部风景的人只有自己。在这巨大的黑色夜幕下,忽然就想起罗素的话:人终究是孤独的,人终究是要死的,生命终究是无意义的。
  这就是现实,但这绝不是消极的俯首称臣或是无病呻吟。“孤独是人类生存的环境,没有人会去把空间填满。最好的办法就是了解自己,知道你想要什么。”因为这句话,我记住了电影《白色夹竹桃》,那是一部不太寻常、极端的关于母女关系和成长的影片,孩子最后终于在磕磕绊绊的成长中得到了最珍贵的财富“独立思考”。其实对我们每个人而言,成长和年龄无关,是贯穿整个人生的,人生就是不断成长。有时,成长很漫长,有时,又只是一瞬。成长粗暴,遍体鳞伤,认识自己是一件比认识世界更难的事。可总有天伤口会愈合会结痂脱落,那些挣扎与纠结,那些在沉默或反击中暗涌的力量,会催促我们蜕变与成长,终长出新的皮肤,我们终要学会与他人、与自己、与这个世界和解,让自己终获救赎。
  有时在想,生活给你我的磨难,那些磨难后的印记,是不是正是每个人区别开来的标识。没有必要去刻意追求合群,或许不合群只是表面的孤独,而合群才是内心的孤独。生命中大部分时光是属于孤独的,人终究要在孤独中学会自我救赎和成长。所有的路,只有一个人孤独地走过,从黑暗走到黎明,悲喜自渡,直到看见阳光,心里铺满星辰大海,才可以说没有枉付。

陕ICP备11008713号 汉中日报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s 2013-2014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