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07版
发布日期:
秋雨走村西

韩景波


  吃过晚饭,与妻撑伞踏上村前的路。这条路是通车大道,但雨天却少有车辆行人,正好边伞下听雨边散步。入秋以来雨日多,一下就是几天,不紧不慢,不停不歇,让人不免生厌。可我却是特别地喜欢这“一霎烟雨织秋凉”的秋雨。
  任意踏上一条道,都会有好的风景。向东,是出山的路,两边的山越来越小,越来越远,而路却是越走越宽畅。山移水转,曲曲弯弯,当过了数道湾之后,尽头系着的是一个繁华小镇。雨天的闲日里,有时突然想喝两杯,就走上这条道儿,来这烟雨小镇,找一温馨的酒馆,一个人,或与妻,或约三两知己,临窗而坐,喝酒、品茶、聊天。但我们更多的是秋雨走村西。
  今天我们出门就是往西走。西去的路,是村子的主干道。记忆中的这条道是窄窄的坑坑洼洼的沙石路,几里远,中间只有两个小村落,在没有月亮的晚上,胆儿小点是绝对不敢走的。新农村建设让山沟儿的家乡也变得非常美丽。现在,路北,靠着向阳的山根,一路都是楼房人家,硬化了的水泥路宽敞平坦,太阳能路灯温馨照耀着。走着这条道,总有无比亲切的感觉。凉风拂面,细雨如丝,真有说不出的惬意与别样的滋味。雨日人家多清闲,只有几个老头在路边看庄稼,闲聊抽烟。我不抽烟,但出门不忘带烟,为的是遇到他们发一支,和他们过往今昔地聊一会。不时有几只暗红色的蜻蜓,极速点水而下。仔细看时,还有几只小时候被我们称为鬼蜻蜓的细小的蓝色豆娘,安安静静地悬在草叶下,在那儿躲雨。偶尔一声响响的鸟叫惊人,原来是一只叫叼鱼狼的绿翠鸟俯冲水潭捉鱼。
  细雨敲伞的声音密了起来,而如此湿润凉爽的风,却让我们不由自主地放慢了脚步,去观赏雨中的河流雨中的人家雨中的远山近树。家乡的山多是沙石山,连着河床,河床上也就多见连着山体的大石,水击则翻卷訇然如堆雪。
  雨小了,风渐起。几片落叶随之而来,红的、黄的,像驳杂的蝴蝶,只是带雨的沉重,没那么飘逸潇洒。我们全然没有看见落叶而伤感的意思,反倒欣喜地去捡拾喜欢的叶子,带回家放在书中。留下一片落叶,心中也留下了一片天高云淡;珍藏一片落叶,也珍藏一段美好的人生。杜牧说:“风吹一片叶,万物已惊秋。”而对我们来说,秋天也是一年中的好季节。
  一河两岸,田畴上的庄稼,玉米干了胡须,稻谷弯下腰,待雨过天晴,怕就要收获了。河旁埝畔,人家场院边的核桃,果实累累,已成熟,而花期较长的紫薇花、月季和牵牛,还有婷婷袅袅的格桑花,仍然开得不知疲倦、忘乎所以。不知不觉地就从衣兜里摸出手机,随手拍下了几张雨中小景。
  突然有人迎面而来,待细看,原来是一位年轻的母亲,她一手撑伞,一手推着婴儿车,轻声细语,念念有词,似乎是在吟诵着哪首五言古诗,不知是吟诵给车里的婴儿听的,还是自己一时兴之所至脱口吟哦而出。
  就这样我们漫不经心地走在毛毛细雨中,当路灯亮了的时候,我们才知天快黑了,再看,不觉已走到了槲树岭上。槲树岭是我们村与外村的分界。

陕ICP备11008713号 汉中日报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s 2013-2014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