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07版
发布日期:
踏 歌 远 行

黎明


  一九三八年,二十五岁的王洛宾先生在兰州的一次联欢会上,听到一个维吾尔族司机唱了一首新疆民歌,随即被这美妙的曲调所打动,编写了脍炙人口的著名歌曲《达坂城的姑娘》。
  其实当时王洛宾先生还从未去过新疆,更不知道当时的达坂城是一个处在天山山口常年刮大风的荒凉之地,除了几棵老榆树和十几户人家,并没有歌中传说中的美丽姑娘。但八十多年来的传唱,让曾经名不见经传的达坂城成为无数人向往的地方。但凡听过这首歌的人都想去达坂城看看美丽的长辫子姑娘。又过了五十年,音乐家施光南先生采用新疆维吾尔族的音乐素材,创作了欢快而浪漫的歌曲《吐鲁番的葡萄熟了》,让葡萄架下的阿娜尔罕跃然于优美的歌声中,也让吐鲁番随着歌声名扬天下,成了新疆的一张名片。甜美的葡萄和阿娜尔罕的舞姿诱惑着每一个听过这首歌的人,以至于人们说到了新疆没去过吐鲁番,就等于没有去过真正的新疆。
  几年前我听着《达坂城的姑娘》第一次路过达坂城,一边开车一边羡慕着达坂城的小伙子真有福,娶个有着百万钱财嫁妆的漂亮媳妇儿不说,还让人家把妹妹也带上。但不巧遇上大风天,美丽的长辫子姑娘没见到,却让我见识了传说中能将火车吹翻的狂风的威力,驾车战战兢兢地驶过达坂城外飞沙走石的三十里风带,哪还有什么心思去见那长辫子的姑娘?至今想起还有些后怕。当时就想再美丽的姑娘估计也让这骇人的大风给吹跑了!
  今年再去达坂城,虽然遇上了风轻云淡的好天气,却因为疫情的缘故,大街上人人都戴着大口罩,根本辨不清容颜,自然也就遇不上“漂亮的长辫子姑娘”了。但留一点遗憾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给了我一个下一次再去的理由。当然天山下的达坂城早已不是“几棵老榆树,仅十几户人家”的窘境了。如今已是街井纵横,人车熙攘,道路两旁绿树成荫,城外环绕着牛羊成群水草丰美的牧场。没能满足眼福咱就满足口福吧!恰逢古尔邦节,街上几乎家家宰羊庆祝,新鲜肥美的草原羊肉自然不能错过。找了一家少数民族餐厅,刚出炉的羊肉馅烤包子、大块的烤羊肉串、手抓饭、特色凉皮、自制酸奶摆满一桌,大快朵颐间让味蕾来感受西域丝路的味道,用美食来弥补到达坂城没能见到美丽姑娘的遗憾吧。
  吐鲁番一般是从河西走廊入疆的必经之地,也是进入新疆后最值得去的地方之一。一首《吐鲁番的葡萄熟了》唱红了吐鲁番,葡萄架下的阿娜尔罕也吸引了无数人。这里既有西域奇异壮阔的戈壁高山,又凝聚了独具特色的少数民族人文景观。尤其是在每年的夏季,城里城外随处可见葡萄园,串串葡萄挂满枝头,城市乡村到处都充满着甜蜜的味道。吐鲁番每年葡萄的产量超过了新疆葡萄总产量的百分之五十,品质口感之好能让人吃过之后再不想吃其它地方的葡萄。其实去过的人都知道,吐鲁番的自然条件并不怎么好,独特的地理位置让它成为中国海拔最低和夏季气温最高的地方,高温炙热成为吐鲁番夏季的一大特色,我曾目睹过正午时分火焰山景区巨大的温度计上显示的地表温度高达八十度左右,鸡蛋埋进沙子里不一会儿就能烤熟。但千百年来勤劳的吐鲁番人却巧妙借助了天山的雪水,用坎儿井这种独特的灌溉方式让俗称“火州”的吐鲁番变成了瓜果飘香的塞外江南。我第一次到吐鲁番便选择住在了坎儿井边上,深切感受到这独具匠心的创举给这片土地带来的变化。天山融化的雪水通过地下的坎儿井流向吐鲁番的绿洲,巧妙地躲过了烈日高温的蒸腾,让干涸的土地得以滋润,从而造就了吐鲁番的神奇。
  到吐鲁番一定要去位于火焰山山谷的葡萄沟,从博格达雪山奔腾而下的雪水把这变成了一片绿洲。沟里绿树成荫,葡萄园成片,绿意盎然的景象与周边的干涸荒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坐在沟里的葡萄架下,一边品尝着刚刚摘下的甜美葡萄,一边听着《吐鲁番的葡萄熟了》欢乐的歌声,仿佛旋转着舞姿的阿娜尔罕就在眼前。今年入疆又去吐鲁番,我碰巧住在了城中青年路旁的一家宾馆,青年路是南北横贯城区的一条特色步行街,1600米长的街道上方全部爬满了葡萄藤,正值葡萄成熟的季节,清晨漫步在这挂满晶莹剔透的串串葡萄的千米绿色长廊中,心随景动,耳中不由得又回荡起《吐鲁番的葡萄熟了》的旋律,正如歌中唱的那样,不但“阿娜尔罕的心儿醉了”,我的心儿也醉了。

陕ICP备11008713号 汉中日报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s 2013-2014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